如痴如狂 第一篇

0

2005年5月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我和燕子在服装学院的小饭馆里正式分手,结束5年的异地恋情,从此再没见过。


 1
事实上,这件事情今天说起来轻松,不带任何愤怒,但在我人生的前25年里触动很大。我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从刚生下来到知道有朋友,再到大学之前,所有和我有关系的人几乎都在我的脑海中想了一遍。有时候我想回到过去,回到父母的那个年代,有真诚的爱情,有努力的方向,而我则是在一种绝望并且对未来没有目标的状态中生活,这种孤单与无聊让我有了抑郁了征兆,或大喜,或大悲,但是离不开人,情绪反复无常,在我看来,我是怕我……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确实 这是一个值得在一起的女人

有些话说出来仅仅是不想让自己忘记,确实鲍晓艳在我的人生里是个非常举足轻重的女人。我想如果不管几年后翻回来再看看,希望自己还能想起今天说的话。虽然现在不想写什么了,因为现在没有了任何的幻想。但愿生活不再有寒冷,不再有压力,不再有病痛。温暖,踏实就好。

Continue reading


芸轩草堂·长痛不如短痛

blob.png

文:石血

10年前,丁铭以为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张小月,因为因爱生恨。所以,如果张小月等同于陈圆圆,那么丁铭真的可以引清兵入关。

10年后,丁铭确信可以忘掉丽菁,因为从丽菁分开那天开始,他察觉到,他真的忘了张小月。丁铭苦笑,哪有什么恨不恨的,圆润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丁铭和张小月分开完全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和丽菁分开后,却有种说不出的轻松。与其难受,不如让难受来得更猛烈一些。所以丁铭断然地提出了分手,不是不爱,是爱的难受。

可能与岁数有关,上次分手,丁铭20岁。那年,他……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芸轩草堂·时间并不能完全抹平回忆

发现更多情感文章,请点击上方蓝字“芸轩草堂”,关注我们。

文/石血

  突然有天再见到孟华的时候,丁铭冷不丁地想起了张小月。一晃竟然分手十年,曾经以为张小月在自己的心中是不可磨灭的,如果爱没了,那么恨也应该伴随一生吧。如今,竟然恨不起来了。

  不管爱与恨,丁铭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去想想当初的张小月是什么样子的,可是那画画总被现实的事情挤出来,无法专注去想想自己的过去。“我是真的把记忆都抹平了吗?”,丁铭不禁问自己。

  孟华是张小月曾经的好友,不管何时相见,对于丁铭来说,张小月永远是跳不过的话题。所以因为张小月,所以才有了孟华这个朋友。

  孟华颇具文艺范……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芸轩草堂·北京的味道

文/石血

还是那个味道,丁铭一出门就狠狠地闻了闻清晨的空气。这种味道对于他来说,既熟悉,又怀念。

又是一年了,这是丁铭毕业后到北京的第六年。记得当年刚下火车,丁铭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把搂过身旁的张小月大声地说:“北京,我们来啦。”那时,他们的双眼里都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

每年春节过后都有这样的感觉,那是春的气息,那是新的开始。通常每年这会儿丁铭都会给自己未来的一年制定自己心中宏伟的目标,当新鲜的空气透过头脑时,整个的身体都会为之振奋。

五年过去了,丁铭还是丁铭,张小月却已不在身边。走在路上,丁铭还在想,“她应该过得很好吧?”

今年似乎怀念大过新鲜,接连几天这样的味……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


伤心石佛营

文/石血
上次见小天的时候已经是两个礼拜前的事情了。今天我飞信她,问她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过了有一会儿时间她才飞信回我,并且说房子到期了,已经从石佛营搬回了学校。目前正在看书,准备考试。四月底再出来拼一拼。
我说这样也好,目前这个阶段,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她对我说,一开始把社会想得太美好,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到石佛营,因为太伤心了。
小天是我曾经的实习生,实习那会儿,她才大二。因为她是专科,所以面临着就业还是升学的选择。她很想挣些钱,哪怕只是1000块。
在她实习的那段时间里,我交给她一些简单的工作去做,对于一个学广告的学生来说,这些工作……

阅读全文

Continue reading